我畫我看過的,而不是看到的

多年前看過黃金買來的影碟,慾慾要睡,始終有些電影不得不銀幕上觀看,才算看過。今回在電影資料館,便給那畫筆磨擦畫布聲所牽動,重覆綿密的手部動作,微微律動,情緒的神經沿著指間一觸即發。他曾在日記寫下畫畫時鉛筆磨擦紙張的擦擦聲,分別僅是低頭作畫抑或站著的疆硬。他目無表情,在人群中總顯得格格不入,身邊的朋友邊吮煙喫酒邊高談闊論,他似聽非聽,觀察眾人。旁述穿插,隱約是當時由詩人作家畫者聚合成群的無政府組織,批判中產上流階級,他們多同是來自中產家庭。蒙克的爸爸是醫生,卻無法醫好家中的母親姊弟。在家中仍西裝筆鋋的他在客廳走廊置放自畫像,像是對他父親責怪一事無成的抵抗。關係不見明朗,或是選擇自虐式試探當中的複雜和混亂,或是那才叫愛情。畢竟《吸血鬼》(The Vampire)原名《愛與痛》(Love and pain),他想著輕吻愛人的後頸,他人看成吸吮男人靈魂的魔鬼。Peter Watkins借《Edvard munch》自況,不被主流接受,聽不懂女演員不對應時代背景的娜威語,是意外還是特意,也不再重要。

Featured Posts
Posts are coming soon
Stay tuned...
Recent Posts
Search By Tags
No tags yet.
Follow Us
  • Facebook Classic
  • Twitter Classic
  • Google Classi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