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憶以外

臨走時,誠懇地說上道謝。踏出畫廊門口,畫家尾隨在後,示意我們留低名字。我們於留言冊寫上名字,再次離開。他再次用低沉聲線喊停我們,然後問他,是否寫文章的人。他便回說是。是,他淡淡然示好,又回到畫廊去。


是巧合是幸運,在延長的展期踫上楊東龍本人。想是畫廊人少,我們看著他的畫,他看著我們看畫。得以認真閒聊,聊聊下竟會聊到塔可夫斯基的《魯布列夫》...


擠迫的畫作展示,出奇地跟畫中錯置的空間巧秒吻合,特別喜歡《阿公岩一》和《阿公岩二》中的鏡像聯想。《阿公岩一》中手握像是打火機像是智能手機的床上老婦,彷似跟其穿著的T-shirt上圖像with the smoking Flame的Magdalen一人分飾兩角,默念著同床共枕未知會否一睡不醒的老伴? 而《阿公岩二》中的孤獨老人又如Jan Van Eyck的"The arnolfini marriage"構圖,只是鏡的倒映換成陪同左右的貓伴...看畫的我如同闖進這些老人...的寢室,成為一幕幕電影感極強,卻實是現代生活寫實反映的見証人。


檯頭一本本如storyboard的草圖冊,都不是寫生或攝影記錄的草圖,就單憑記憶想像而畫下的。可想而知,完熟的技巧以外,是他對現實生活細膩觀察的積累,厚重而綿長。那本是畫家的本份,久違了的,耐看極的好展覽。

Featured Posts
Posts Are Coming Soon
Stay tuned...
Recent Posts
Search By Tags
No tags yet.
Follow Us
  • Facebook Classic
  • Twitter Classic
  • Google Classic